新裤子彭磊:一心只想“搞钱” - 晨光影院
排行榜
观看记录

关闭清空全部播放记录

    后将能永久保存播放记录|免费注册
    您所在的位置:

    新裤子彭磊:一心只想“搞钱”

    来源:晨光影院 责任编辑: 晨光影院 更新时间:2019-11-29 19:36:12人气:589
    拾遗物语好多次觉得这个时代结束了,可是我还活着,还在工作。如果还有人喜欢我们的作品,那我们就一直活。——彭磊1对于新裤子乐队的灵魂人物彭磊,你的印象是什么?土?有才?真实?神经质?但最普遍的印象,应该…

    拾遗物语

    好多次觉得这个时代结束了,

    可是我还活着,还在工作。

    如果还有人喜欢我们的作品,

    那我们就一直活。

    ——彭磊

    1

    对于新裤子乐队的灵魂人物彭磊,你的印象是什么?

    土?有才?真实?神经质?

    但最普遍的印象,

    应该莫过于他张口就来的“胡说八道”。

    打开彭磊的微博,

    他的签名同样画风清奇:

    “新裤子乐队主唱,第15届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导演。”

    乐队主唱,这是众所周知的;

    但“最佳导演”,是又在胡说八道吗?

    别怀疑,他的的确确是“知名导演”。

    除了这两个身份,

    彭磊还有个身份:漫画家。

    在《奇葩说》第五期里,胡老师刚发完言,

    彭磊就画出了这张“相似度100%”的漫画。

    这可不是彭磊的胡乱涂鸦,

    而是多年磨练后的信手拈来。

    凭借画画,他还出过自传体漫画书《北海怪兽》。

    从《乐队的夏天》夺冠到现在,

    彭磊一天比一天火,

    喜欢他的迷妹迷弟和品牌商越来越多,

    书也因此得到追捧,

    无论作为音乐人、导演,

    还是漫画家,他都成功了。

    “一夜成名天下知”,

    用在彭磊身上太合适不过;

    但你是否知道,在成名的前夜,

    他也曾“十年漂泊无人问”呢?

    2

    彭磊的童年是孤独的。

    他妈妈是纺织工人,

    爸爸是一名儿童漫画家,

    在《幼儿画报》做长期连载,

    两人都特别忙。

    彭磊父亲彭国良的漫画作品

    缺少父母的陪伴,

    彭磊进了全托幼儿园。

    在幼儿园,他是各方面都不合格的差生,

    “唱歌难听,不会乐器,

    自己尿了床,把床单放到其他小朋友床上,

    成绩又差,还考过倒数第一。”

    因为成绩太差,有次春游老师直接没带他;

    也因为表现不好,彭磊没有玩具玩,

    “那时候铁皮玩具很贵,幼儿园没几件,

    听话的好学生先玩,

    轮到我手里的时候,早被大家玩烂了。

    那时候,我好希望大人能给我买一个铁皮玩具。”

    万幸的是,老天给他关了所有门,

    却给他留了一盏灯:彭磊有一双修长的手,

    “那是天生的钢琴手,谁见都夸。”

    因为家庭条件有限,

    父亲送了他去少年宫,学习成本更低的美术。

    至此,彭磊有了第一件可以做一辈子的事。

    彭磊的IP漫画形象:嘎嘎

    彭磊小时候最爱看美国动画片,

    当中,就有《米老鼠和唐老鸭》。

    “这部动画片,向我展示了西方的物质世界,

    我由此开始模仿唐老鸭的美国水手造型。”

    这个水手造型,成了他日后的IP化形象:嘎嘎。

    升到小学,再到初中,

    彭磊的学习成绩还是一直不好,

    唱歌还是难听。

    有次班级新年晚会,

    他唱了崔健的《最后一枪》,

    同学们都捂住了耳朵,

    老师生气地说:

    “这是唱给死刑犯听的!”

    还好,他把画画一直坚持下来了,

    “跟同班同学比起来,

    我已经画得非常棒了。”

    他的成绩没法上普通高中,

    他准备考北京工艺美术学校。

    在考前班里,

    他认识了一个对黄书很感兴趣的朋友,

    这个朋友,名叫庞宽。

    3

    彭磊和庞宽一起考进了工艺美校。

    在中专入学典礼上,

    爱唱歌的彭磊,

    唱了Beyond的《大地》。

    入学典礼人多,

    他把自己当成了巨星,

    “在歌曲间奏,我还与同学们握手。

    但从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出,

    他们肯定把我当二百五了。”

    那段时间,

    唐朝乐队风靡整个校园,

    “我去买了一盘,回家听了之后,

    我觉得他们就是神!”

    他撕下家里迈克尔杰克逊的海报,换成了唐朝;

    他第二天穿上一条唐朝样式的紧身裤,上面印着骷髅;

    他说:“流行音乐都是给娘娘腔听的,重金属才是我的一切!”

    最早的“新裤子”:尚笑、彭磊、刘葆

    不久后,他认识了同样热爱摇滚的刘葆和尚笑,

    “我们三人每天晚上都在土城公园弹琴。”

    他们三人组的乐队,不叫新裤子,

    叫“天堂地狱火”,

    比新裤子唬人多了。

    一年多的时间里,

    彭磊从不会调弦,到熟练驾驭,

    到写出十几首原创歌曲。

    音乐才华,是老天爷赏给他的饭碗;

    而音乐本身,则成为他准备做一辈子的第二件事。

    有了原创作品,

    他们准备表演了,

    “演出是在香河电影院,

    全县城的人几乎都来了,

    1000张票很快卖完了。”

    他们唱了十几首原创歌曲,

    “台下观众很木然,觉得这还没《纤夫的爱》有娱乐性。

    电影院领导也非常不满意,

    决定只让我们演这一场。”

    演出只挣了60多块钱,

    他们回去后继续排练,

    “邻居天天来敲门,但我们从来没开过。

    我觉得他们当时还没法儿理解我们的音乐。”

    玩重金属太烧钱了,

    “花500块买了一套天津产的‘京宝’架子鼓之后,我们连买金属乐打口碟的钱都没有了。”

    最后,他们花5块钱,

    买了一张无人问津的Ramones乐队的磁带。

    听完之后,

    彭磊跳了起来:

    “带劲简单又很潮,这才是我们想做的音乐!”

    这种音乐,叫朋克乐,

    从金属乐到朋克乐,

    彭磊走入音乐生涯2.0时代。

    从左至右:刘葆、庞宽、尚笑、彭磊

    4

    时光如电,转眼中专就要毕业了。

    “天堂地狱火”已改名为“金属车间的形体师傅”,

    “师傅们”决定在学校办一场告别演出,

    学校教导主任火冒三丈:

    “你们敢演,我就开除你们!”

    “师傅们”又联系了经贸大学学生会主席,

    那边同意了他们的演出。

    当晚,去了很多人,

    “传奇人物沈黎晖也来了。”

    沈黎晖,就是在《乐队的夏天》里被彭磊无限吐槽的老板。

    当晚的演出糟糕透了,

    “甚至连和弦都没调准,演到一半,

    有些就起哄:‘下来,我们要蹦迪了!’”

    另外一些听得入迷的朋克迷不乐意了,

    就跟那群“要蹦迪”的撕了起来,

    “我们没管这些,坚持完成了演出。”

    沈黎晖被几个年轻人打动了,

    决定推他们一把。

    沈黎晖和“师傅们”去了他们的排练场地,

    那是一个废弃的防空洞,

    “雨水积在洞口,弹琴的时候,身上都会过电。”

    在那里,沈黎晖为他们推了第一首单曲:《I'm OK》,

    “那是第一次赚到了一沓百元钞票。”

    中专毕业后,彭磊没去找工作,

    “学校毕业生都很惨,有的甚至去画尿盆。”

    考虑到自己的成绩不好,

    好大学肯定考不上,

    “所以我就准备考录取分数低的电影学院。”

    1996年,彭磊进了北京电影学院动画系,

    这一届的学生,

    有赵薇、陈坤、黄晓明等人。

    96届表演系,你认识几个?

    北影对于学表演的人来说是殿堂,

    对于学动画的彭磊却百无聊赖:

    “专业课程非常枯燥,我每天上课都睡着。”

    他们的寝室有台录像机,

    动画系学生虽然不能像表演系的人一样演电影,

    但至少可以欣赏电影、乃至导电影吧,

    于是,彭磊就和室友租来一大堆毛片慢慢“欣赏”。

    他把毛片称作“艺术片”,

    从“日韩艺术片”,

    看到“欧美艺术片”,

    “艺术片看多了会让人自我感觉清高,不食人间烟火。”

    沉迷于“艺术片”,他的审美也开始变得奇特。

    当时学校热映《泰坦尼克号》,

    “我觉得《泰坦尼克号》是商业垃圾,我不会去看的。”

    这种想法也影响了他的音乐创作,

    “我认为,如果自己的作品,

    很多人都会喜欢,是一种耻辱。”

    1997年,沈黎晖成立了摩登天空,

    他签了彭磊他们,

    并把他们改名为“新裤子”。

    新裤子开始录第一张专辑,

    但制作人觉得他们无药可救:

    “你们应该回家练几年再来录音!”

    专辑里,有首歌叫《爱情催泪弹》需要做MV。

    由于公司穷,沈黎晖让彭磊做个动画了事。

    这是彭磊做的第一个面世的动画,

    也是他第一次当导演,

    估计他也没想到,大学看“艺术片”的经历,

    成为了开启他人生“第三件事”——导演——的钥匙。

    这支MV代表了什么?

    MV歌曲是他的一支原创作品,

    里面,他创作的动漫形象——咪咪和嘎嘎,

    第一次呈现在世人眼前。

    这代表了一个所谓的“差生”,

    其实并非那么不堪,

    总有一天,他会发现他的长处,展露他的志趣;

    这也代表了他人生的三种寄托——

    画画、音乐和导演,

    第一次集结在一起。

    三种寄托组成了稳定的三脚架,

    彭磊此生都将在其中跌倒、爬起、高歌、舞蹈。

    5

    专辑没录完,大学结束了,

    迫于生活,彭磊参加工作了,工资1500块,

    “工作很无聊,就是做所谓的教学宝典,都是骗人的玩意儿。”

    专辑正式发行后,彭磊以为终于熬到头了,

    “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”

    然而,接下来的商演却让他无比丧气,

    “都是在一些演艺吧或夜总会之类的下流地方。”

    他的心血之作并没给他带来面包,

    雪上加霜的是,进入2000年后,

    摇滚市场每况愈下,

    “年轻人都去听港台和日韩音乐,

    死都不听大陆摇滚乐,摩登天空快揭不开锅了。”

    昔日的呐喊声逐渐平息,

    诸多摇滚乐手纷纷离场,

    娶妻、生子、找工作,

    活成了正常人。

    彭磊也活成了正常人,

    他在工作中跟我们一样,

    很丧,很敷衍,

    泡茶、看报、玩《红警》,

    “有次和朋友去郊游,没法加班,就被开除了。”

    被开除了,那就换一份吧,

    “一年内,我换了五六家网站工作,

    但我换工作的速度,

    还赶不上网站公司倒闭的速度。”

    互联网工作不行,

    那就转战传统领域吧,

    他去了一家儿童杂志社当编辑,

    “没多久,杂志销量下滑,

    公司需要裁一个人,我就是那个人。”

    他下决心:“这是我最后一份工作!”

    他真的没再找工作,

    而是回到家安心搞创作。

    庞宽也加入进来,

    成了新裤子的键盘手。

    庞宽对Disco音乐爱得不行,

    “第二张专辑就向Disco风格转吧,

    这种歌我一天能写十几首。”

    新专辑《Disco Girl》很快出来,

    它代表了新裤子音乐进入3.0时代。

    上市三天,专辑卖了5万张,

    盗版销量更是突破70万张,

    彭磊以为要发了,

    “然而每张我们只得3毛钱,最后我也只得了1万块。”

    他为专辑主打歌《我爱你》,

    做了中国第一支粘土MV,

    “前前后后花了两个月时间。”

    他再度以为要发财了,

    “做完那天,我躺在床上,梦见我获得了奥斯卡奖。”

    他还梦见,床下塞满了钱,

    “这支MV后来获奖无数,然而我的床下并没多一分钱。”

    彭磊的铁皮玩具

    在此期间,他买了很多铁皮玩具,

    用以弥补童年的缺失,

    “铁皮玩具把我家挤满了,我没地方睡觉。我就同尚笑开了一家叫‘发条怪兽’的玩具店,打算做玩具店老板。”

    他正做着发财梦,

    但一个月后,

    尚笑准备去日本了,

    “他说他交了日本女朋友,他过去寻找真爱。”

    彭磊正不知所措,

    庞宽又打来电话:

    “我接了个大活儿,能挣1万多块,我不玩乐队了!”

    鼓手走了,键盘手走了,

    贝斯手刘葆也把主要精力耗在了其它事上。

    彭磊若无其事地独自捣鼓他的定格动画书:《怪兽来了》,

    并在乐队四分五裂的情况下,

    在2002年最后一天,

    推出了第三张专辑:《她是自动的》。

    《她是自动的》造型

    彭磊倾尽所有做了主打歌《她是自动的》的MV,

    “做完后弹尽粮绝,饭都吃不起。

    动画风格类似于《星球大战》,

    我想,这次应该可以发了吧。”

    然而如同历史重演,

    这个MV也没给他带来名和利。

    更糟糕的是,当时非典也来了,

    “非典影响到整个唱片业,

    摩登天空发不起工资了,

    专辑制作也偷工减料,

    声音没录好,歌词没校对,印出来还有错别字。”

    没多久,《怪兽来了》出版了,

    但它成了滞销书。

    音乐遭遇滑铁卢,

    导演的MV不能盈利,

    书也没人买,

    他的坚持没有一样给他带来应有的回报,

    还让他的生活越来越糟。

    他不得不吞下“这是我最后一份工作”这句话,

    如同《生活因你而火热》中唱的:

    “我不得不,去工作”,

    他为了生活,也不得不再去工作。

    《可可可心一家人》

    6

    彭磊去了一家动画公司,

    他本身特别讨厌做动画,

    但就是这个让他讨厌的东西,

    却给他带来了温饱和名利。

    他在公司负责《可可可心一家人》的人物造型和美术设计,

    这个作品获了金鹰奖最佳作品奖。

    如果这份工作做下去,

    彭磊的生活应该可以很稳定乃至滋润,

    但他总觉得烦,

    心里也特别空虚。

    他一个朋友组团去中国独立电影节,

    彭磊跟着去散心,

    他看了贾樟柯的《站台》,

    “4个多小时的导演未删减版,

    我看完后觉得热血又沸腾了,

    自己又有事可干了——

    我立志要做中国第七代导演!”

    于是,他开始筹划《北海怪兽》。

    他很快完成了剧本,开始选演员,

    “找来地下影帝吴庆晨。”

    赞助资金肯定是没有的,那就自掏腰包,

    “租了个不足10平米的小屋,

    拍摄移动镜头都是用人力三轮车,

    租不起轨道一类的专业设备。”

    “影帝”吴庆晨又经常耽误拍摄,

    “我给他打电话,他总是在和姑娘们寻欢作乐。”

    就这样,在10平米的屋子里,

    《北海怪兽》前前后后拍摄了半年,

    花掉彭磊十几万,

    “主要是花在吃饭上,请了半年客,

    北京吃饭太贵了,随便一顿饭就两三百。”

    电影拍完,开始做后期,

    “我这才发现电影违反了《电影管理条例》至少10条以上的规定。”

    他带着电影去了很多家公司,统统被拒,

    “审了六遍,还是没通过。”

    他安慰自己:“能不能过没关系,主要是给青春留个念想。”

    那时候,他回过头来才发现,

    自己已经两年没去摩登天空了,

    庞宽的“大业务”早就做完,

    新裤子也走到了崩溃边缘,

    “不能再这样晃荡了!”

    他和庞宽,还有不那么上心的刘葆,

    带来了新裤子的回归之作:《龙虎人丹》。

    这张专辑是新裤子Disco曲风最成熟的作品,

    同名主打歌前奏一起,

    就让人瞬间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。

    新专辑一面世就炸了,

    刺猬乐队赵子健说:

    “彭磊他们的想法比你领先好多。”

    这张专辑还引发了国货回归的热潮,

    梅花运动服、回力鞋成了北京年轻人最喜爱的选择。

    这张专辑让彭磊挣了些钱,

    他想也不想就把钱砸进了他第二部电影《熊猫奶糖》,

    主演照样是“地下影帝”吴庆晨,

    钱包照样是被掏光,

    结局照样是没过审。

    那大概是2006年到2008年前后,

    新裤子成立十年了,

    他们在地下乐队中已算翘楚,

    但彭磊的生活依然捉襟见肘。

    为了钱,他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:

    给网络歌曲做MV导演,

    这当中最出名的,

    就是那首曾经烂大街的《QQ爱》。

    很多人都觉得难以理解,

    彭磊只说了句话:“我为了生活完全可以放下艺术品位。”

    靠给网络歌手拍MV挣了些钱,

    彭磊又把钱投入第三部电影《野人也有爱》,

    其命运跟前两部电影如出一辙。

    而这时,乐队又出现大变动,

    贝斯手刘葆决定离开新裤子:

    “新裤子已经变成了娘娘腔乐队。”

    彭磊一夜之间仿佛变了个人,

    他变得很宅,画画,撸猫,上网。

    他闭起门来画了两年左右,

    都是以“咪咪和嘎嘎”为题材,

    然后租了个画室办理个人画展。

    如同拍出的电影没法上映,

    他的画,也一直卖不出去。

    新的新裤子:鼓手Hayato,主唱彭磊,键盘手庞宽,贝斯手赵梦

    7

    彭磊沉寂下来后,生活开始正常,

    新裤子终于招到新的贝斯手赵梦,

    “咪咪和嘎嘎”的漫画书《北海怪兽》终于出版,

    彭磊也终于有了初恋,

    并于2011年结了婚。

    第二年,他又想拍电影了,

    他把第四部电影命名为《乐队》。

    电影主题是一个女孩和一支乐队之间的纠葛,

    非常迷幻,非常意识流,

    这当然不会有人来投资。

    “这部戏的投入大概100多万,

    大部分来自婚礼的红包。”

    《乐队》没有影帝吴庆晨的参与,

    但却顺利过审了,

    并摘得2012年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最佳导演奖,

    奖金有15万。

    一次性这么多钱,

    对于彭磊无疑是发财梦成真,

    “然而我还没拿到这笔钱,

    就被影视圈一个坏B卷走了!”

    再次两手空空。

    然而彭磊不再打算去找工作或拍网络MV了,

    他准备写歌,“我已经两年没写歌了。”

    他招来新裤子的新鼓手Hayato,一个日本人,

    准备卷土重来,大干一场。

    而此时,摩登天空也签约了一个新歌手,张蔷。

    沈黎晖特别喜欢张蔷,

    就对彭磊他们说:

    “你们给蔷姐做新专辑。”

    问题很快暴露出来了,

    彭磊和庞宽给张蔷写歌,

    跟着她去各大音乐节,

    “但是合成器一开,台下的人就走光了,特别尴尬。”

    原来,台下听歌的年轻人,

    已不再是零几年那群人,

    他们喜欢流行乐,不喜欢Disco。

    彭磊曾经说,

    迎合大众是一种侮辱,

    但现在,他没有钱,又有了家庭,

    他不得不开始接受这种“侮辱”,

    他准备把音乐推向4.0时代——

    黑暗时代,或者叫“土摇”时代,

    它的黑暗在于,

    它并非彭磊由衷想做的音乐。

    “土摇”时代第一首主打歌,

    叫《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》,

    “那首歌是写给别人听的,不是给我自己。”

    歌曲出来后,果然好评如潮,给他换来了钱。

    他把钱再度投入第五部电影《房间里的舞蹈》,

    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女孩在现实与梦境的迷失,

    非常魔幻,非常意识流。

    这部电影过审了,

    但没得奖,没票房,

    又是一次没有回报的投资,

    于是他又回过头去写歌,

    写那些让他不舒服、但让大众舒服的歌。

    2014年,女儿彭玲丝出生了,

    彭磊创作的速度慢下来,

    他陪着女儿,教女儿画画,教女儿弹琴,

    他把自己的热爱和技艺传授给女儿。

    直到2016年,

    “土摇”时代第一张专辑《生命因你而火热》才发行,

    沈黎晖听完,“感觉像在听汪峰”,

    很多人则评价:“乐队分两种,一种是新裤子,另一种是其他。”

    这张专辑收获无数好评,

    新裤子的出场费也由此提升到几十万,

    这次,他真的“发财了”。

    然而,他还没着手安排如何“挥霍”,

    “我老婆把家里所有的钱都存在一个P2P(网络借贷)里,

    然后一夜之间就没了!”

    心头堵得慌的彭磊,不由悲从中来:

    “四十岁的人还要为十几岁的人服务,有点难过。”

    是啊,他从十几岁就组建乐队,

    琢磨怎么挣钱,琢磨听众喜好,

    违背初衷将音乐品味不断降级,

    在无数日与夜里疯狂作画,

    在一次次的电影拍摄中跌倒爬起,

    甚至为了音乐、画画、电影而丢掉自尊,

    当中不止一次想逃离和放弃,

    而20多年的坚持和热爱,

    带给他的又是什么呢?

    是打回原形,是一无所有。

    那天,他用悲愤写下《最后的乐队》。

    MV里,他把前任成员刘葆和尚笑都放了进来,

    “这是最后一首歌曲,唱完之后我们将离去……”

    很多人都惊讶:

    “新裤子是不是要解散了?”

    但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,

    彭磊发了一则微博:

    “音乐的创作没有停止,

    在家写了很多歌,希望明年能推出。”

    这就是彭磊。

    钱没了,没关系;

    音乐没人听,没关系;

    画卖不出去,没关系;

    电影过不了审,没关系;

    生活一塌糊涂,也没关系。

    他永远会再度爬起,再度起航,

    因为,这是他一生的热爱啊!

    8

    “过了这个年龄,失去了全部的兴趣和热情。”

    这是电影《乐队》里的一句台词。

    《乐队》上映后,

    彭磊也表示:“再不拍电影了!”

    结果他又拍了《房间里的舞蹈》啪啪打脸。

    他也总是说:

    “画画不是我的爱好,是我爸的爱好。”

    然而他从没停止“咪咪与嘎嘎”的创作,

    到现在也在不停更新。

    音乐创作更是如此,

    “你要跟随潮流,就是个傻逼。”

    然而……

    彭磊身上,充斥着层出不穷的矛盾,

    他努力想要活成自己,

    但他又不得不在意大众的眼光,

    因为后者才能决定其作品与自身价值。

    但他丢失自己了吗?没有,

    因为他现在做的事,

    仍是他从年少时代就热衷的三件事,

    他仍然是当初的彭磊。

    所以,什么才是真正的热爱?

    热爱,就是你所做的事情满足你的同时,

    你也不会辜负你所做的事情。

    音乐满足了你,你也让音乐为别人所熟知;

    拍电影满足了你,你也让电影获得它应有的头衔;

    画画满足了你,你也让画作串成故事,打动他人。

    或许,你的作品并非发自初心,

    又或者让你吃尽苦头,

    还让你承受孤独,

    但那又怎样?

    它们都是你的代表作啊,

    它们都是你努力向前的源泉,

    它们让你的生命火热,

    它们,让你成为自己,做自己。

    所以,“去热爱吧,不管哪行哪业,

    热爱是衰老最强劲的敌人。”

    9

    2008年,彭磊生活最惨那段时间。

    一个下午,爸妈去看他,

    发现彭磊的生活潦倒不堪:

    画卖不出去,电影过不了审,

    写的歌也没人爱听。

    但彭磊却对他们说:

    “请父母放心,我过得很好!”

    那情形,像极了《月亮与六便士》里的悲催画家。

    对于那个画家,有这么一段旁白:

    “做自己最想做的事,这难道是糟蹋自己吗?

    做一个著名的外科医生,

    年薪一万镑,就是成功吗?

    他好像一点也不泄气,

    别人的意见丝毫左右不了他的心智。”

    是啊,他看起来真的糟糕透了,

    但有谁知道,在他眼中、他心头、他的画里,

    正闪耀着灿烂与高贵的光芒呢?

    《新裤子彭磊:一心只想“搞钱”》文章由(晨光影院)撰写,晨光影院收集自网络并整理发布,如果您对本文有想法或者意见,欢迎在文章下方留言。您还可以在晨光影院搜索《奇葩说》相关的影片在线观看哦!赶快去试试吧。

    相关内容
    最新视频
    • 1
      鳄鱼与牙签鸟

      《鳄鱼与牙签鸟》是由林妍执导,张天爱、陈柏霖、黄一琳、吴昊宸主演的都市青春爱情剧。该剧讲述了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小镇姑娘李南恩,到法国波尔多大学学习建筑学,在“高级动物研究社”遇到周尔文,从而展开了一系列有关创业、理想与爱情的故事。李南恩是个小镇姑娘,从小热爱中国传统文化。大学毕业后到了法国波尔多大学学习建筑学,并阴差阳错进入了“高级动物研究社”。此研究社正在开发一套具有跨时代意义的生态建筑系统名为“空中花园”,而研究社的灵魂人物周尔文是一个高冷学霸,致力于研究生态环保和建筑的融合。两人互是对方眼中的冷血鳄鱼和恼人鸟,成为冤家。周尔文不仅对南恩的才能有质疑,她推崇的中国传统建筑理念也得不到周尔文的认可,总是高木在一旁当和事佬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和磨合,他们发现各自的理论共通融合以后对“空中花园”有极大益处。毕业后,社员们归国创业,过程中遇到了重重阻碍,但他们越战越勇,通过所学理论,结合国内环境,因地制宜,最后获得巨大成功,带着中国梦,把中国文化下的成果带出了国门,颠覆了全球建筑行业。
      为了向观众展示真实的留学生涯情景,剧组专程选择了前往法国波尔多市进行实地拍摄。

      更新到45集

      查看详情
    • 2更新到19集澳门人家
    • 3更新到05集梦在海这边
    • 420191213期这样唱好美
    • 520191213期潮流合伙人
    • 634集全关中男人
    • 726集全空巷子
    • 820集全第二面
    • 9更新到08集吸血鬼后裔第二季
    • 10更新到06集曼达洛人第一季
    最新剧情
    更多>
    娱乐八卦排行榜
    更多>
   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
    晨光影院